苹果彩票网苹果彩票

第1379章 大结局(上)


小说:首长心尖宠:甜妻,新上线   作者:慕箜   类别:豪门世家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齐安然只觉得事正一点一点的脱离他们的控制,脸色也越发白了几分,抿了抿唇,试探的问了句:“晏爻这么费尽心思让她顶着别人的份来我们帝国,难道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一点?”
  白轩郁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没错。”
  齐安然迎视着白轩郁的目光,心头莫名的跳了跳,抿了抿唇道:“她……究竟是谁?”
  白轩郁迎视着齐安然的眼睛,严肃道:“齐欣彤,这个名字安然你应该很熟悉吧。”
  齐安然双眸骤然一缩,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晃动了一下。
  霍亦臻见状赶忙上前一步将她扶住,齐安然却很快恢复过来,拒绝了霍亦臻的搀扶,满脸不敢置信道:“你是说,那个冒牌货是齐欣彤?”
  “嗯。”
  “是她?怎么会是她?”她那时候明明叫人盯着他们了,为什么她会跑到联邦去,还改头换面成了另外一个人?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据资料显示,差不多两年前,齐欣彤因为卷入一起绑架案而毁容。之后齐欣彤便一直闭门不出,很多人都以为她是因为毁容自暴自弃躲在家不敢见人,却没想到在那之后没多久,她就在晏爻的帮助下离开了帝国,前往联邦进行了整形。”
  齐安然听到白轩郁这么说,只觉得脑袋好像被狠狠的打了一闷棍一般,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好一会儿才不住的低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她每次一看到我,上的恶意就怎么也掩饰不住,怪不得她会无缘故的那么恨我。”
  怪不得她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就觉得她很奇怪,心里总觉得哪里违和,却又一时说不上来。
  原来是因为她的那张脸原本就是张假脸!仔细想想,之前云千璃每每跟她抱怨那个女人的时候总会别别扭扭的吐槽她的脸很假,很僵硬,一看就知道整过容。
  当时她也没在意,一方面是觉得总拿别人的样貌说事不大好,另一方面也是对这个女人不上心,本就对她没什么好印象,跟她是不是整过容也没多大关系。
  可齐安然这会回想起来,却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前世就是栽在这么个东西上面,这辈子竟然还那么疏忽大意,仅仅只凭那些收了自己钱财的人口中得知她的下落便认定她还在原处,根本不曾想到她早就已经金蝉脱壳!
  霍亦臻也没想到兜兜转转,当初的那个女人竟然还能卷土重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他们的边。
  回想起方才白轩郁的那些话,若有所觉道:“白叔,您该不会是怀疑……”
  齐安然如梦初醒,恍然想到了什么,急切的问了句:“晟楠刚刚说,联邦那边传来消息,白亦纾在被遣送回联邦之后便出了车祸。那个出车祸的人是真正的白亦纾还是齐欣彤?”
  “都不是,是另外一个女孩子。联邦那边也没有做出确切回复,但能够肯定那个出车祸的人既不是真正的白亦纾,更不是齐欣彤。”
  “那齐欣彤去哪了?”
  白轩郁摇了摇头:“除了晏爻,谁也不知道。不过我怀疑若非她已经被晏爻灭口了,那就应该还在帝国。”
  “还在帝国?那炸弹会不会在她的上?”苏浩宸等人听到白轩郁这么说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疑虑,“联邦的那些间谍还有交换生我们可都已经查过了,都没有问题,剩下的就只有这个女人。”
  “对啊对啊,除了她实在想不出别的人了。而且,如果炸弹不是在她的上,那她被遣送回国之后,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又找一个替死鬼出来?直接设计让她出车祸死了不就一了百了吗?我觉得第二个冒牌货还有这场所谓的车祸很蹊跷,特别像是为了掩饰什么才发生的。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位晏爻上将为了掩饰这个女人还在咱们帝国故意使的障眼法?”
  席瑾珩的话,得到了在场众人的广泛认可。
  “要真是那样的话,还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如果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实在不需要他花费太多的心思。尤其是在那个女人被下令遣送回国之后,他应该也已经清楚,这个女人并不是很好的合作者,一不小心还可能被拖后腿。即便如此,他还是替她费了这么多心思,可想而知,那个女人上肯定有他不能割舍掉的重要东西,她对他还有用处!”
  几人讨论得火朝天,基本上已经将矛头完全指向了顶着别人份的齐欣彤。
  而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齐安然脸色的变化。
  齐欣彤,炸弹,人体植入……这一个又一个的讯息争先恐后的撞击她的脑中,恍惚间她好像抓住了一条线,可要细究的时候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抓住。
  霍亦臻听着他们的讨论,注意力却依旧放在齐安然的上。
  眼见着她脸色煞白,也只以为她是被白亦纾的真实份吓到了,忙伸手握了握齐安然的手,低声安抚道:“没事的,不知道她份前她尚且不能弄出什么乱子,现在既然知道了她的份,更加不会叫她有可乘之机。”
  齐安然笑得有些勉强,没有说话。
  而这个时候,几人的讨论也差不多有了结论。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找到再说。你们让人去找了吗?”
  苏浩宸等人听到白总统这么问,忙道:“已经派人去找了,就怕她又换了张脸,不好分辨。”
  “她既然没有回联邦,应该没那个钱财去再换一张脸。总而言之,你们先把人找到,是她的话最好,若不是她……”白轩郁拧了拧眉,不大愿意却设想这个可怕的结果。
  “反正你们先叫一些人过去找人,其他人也别停手,继续搜索别的人,两把手一起抓,机会也就更大些。”
  “是。”
  几人说着陆续离开去做自己的事,霍亦臻也想走,却还是比较担心齐安然,试探的唤了声:“安然?”
  齐安然如梦初醒,勉强笑道:“我陪你一块去。”
  “那走吧。”
  “嗯。”
  两人紧跟在纪晟楠等人的后准备离开,却在快要走出办公室的大门时,猛地顿在了原地。
  齐安然蓦地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颤动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人的手狠狠的攥了一把,不算特别痛,却十分难受。
  齐安然浑的血液在这一瞬间都像是被冻结了一般,让她不由得伸手紧抓住自己口的位置,瑟瑟发抖。
  齐欣彤、前世、换心、整容、炸弹、人体植入……
  是她想的那样吗?会是她想的那样吗?
  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的话,前世齐欣彤那颗出了毛病的心脏会不会也是……
  那她究竟为什么要跟自己换心?属于自己的那颗心脏最终是否真的落在了齐欣彤的体里面?在她们换心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齐安然一张脸惨白如纸,浑就跟浸在冰水里一样,四肢发凉,止不住的颤抖。
  霍亦臻在齐安然停下之后便有所觉察了,正要转头看她,便感觉到自己握在手中的那只手在不停颤抖。
  霍亦臻愣住:“安然,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你这是在发抖吗?是不是体不舒服,要不我先让人送你回家,好不好?”
  齐安然听到霍亦臻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颤声道:“我想……我可能知道炸弹在哪里了。”
  白亦纾或者应该说齐欣彤自打被“遣送回国”之后一直过得很不好。
  白亦纾这个份,在她被遣送回国之后就不能再用了,原本应该属于白亦纾的那些个福利她自然也不能继续享受。
  她在帝都无亲无故,又不能回去找她的父母,只能一个人苟延残喘的过活。
  越是如此,她便越痛恨齐安然,她认为齐安然是造成她此刻一切遭遇的根源。
  如果没有她,自己还会是齐家大小姐,坐着虽然不算特别豪华却起码体面的车子去上学,吃着精致的饭菜,穿着漂亮的衣服,凭借自己美丽的容貌享受着来自其他男人的追求。
  可这一切都因为齐安然而毁了,凭什么她一个本该在臭水沟里面默默无闻的过街老鼠能够得到霍将军的青眼,凭什么她什么也不做就能拿到她母亲留给她的遗产?凭什么那样一只丑小鸭,生来就拥有比常人都美丽的容貌以及令人羡慕且难以企及的天分?
  她凭什么?凭什么?拥有这一切的人本应该是她,万众瞩目的人也应该是她,都是齐安然那个小偷把这一切偷走了!
  齐欣彤越是过得苦就越是痛恨齐安然,而她之所以能够忍受这一切,坚持下来,完全是因为晏爻最初时为她许下的那些诺言。
  晏爻抓住了她的心里,用谎言为她虚构了一个她无法抗拒的美妙天堂,为了这个虚构的谎言,她觉得自己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晏爻的计划能够成功,她所怨恨的那些人会跌进尘埃里不说,她也能够东山再起得到自己梦想的一切。
  可这一切,在不久前霍亦臻死而复生,那个一直以来帮助她的人听说也已经在联邦被捕之后彻底坍塌。
  齐欣彤又是惶恐又是愤怒,愤怒于晏爻的计划明显已经失败,那当初她所许诺的一切是否都不再可能实现?那她之前所遭受的一切,忍耐的一切又算什么?
  惶恐则在于,晏爻的计划败露了,自己跟他的关系会不会被人查出来?她会不会被对方连累?
  怀揣着这样的忐忑与恐慌,齐欣彤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几天时间,迎来了不可避免的一次会面。
  “齐小姐您好,我们是帝**部的特派员,有件事需要您亲自跟我们走一趟,希望您能配合。”
  是齐小姐而非白小姐!
  齐欣彤的脑子有过一瞬的空白,醒过神后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离,却被这群来找她的人早早预料,赶在她逃跑前将人押住,带回了军部。
  “好久不见,白小姐,不,现在应该叫你齐大小姐了。”齐安然再一次见到齐欣彤时,一眼便对上了她那毫不掩饰的怨毒目光。
  心中不由得有些好笑,这么熟悉的眼神,她之前怎么就能忽略得那样彻底?
  齐欣彤听到齐安然这么喊自己,眼中的愤恨瞬间被慌乱替代,心虚的移开目光,窘迫道:“你……你说什么?什么白小姐齐小姐,我不明白。”
  齐安然也没跟她嗦,转头看了霍亦臻一眼。
  霍亦臻拧了拧眉,冲着押着的那几个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抓紧齐欣彤不让她有机会伤害到自家媳妇儿。
  同时自己也不放心的跟在齐安然的边,时刻警惕着,不让齐欣彤有任何动手的机会。
  齐安然放心的往前走了一步,将注意力重点放在齐欣彤左口的位置。
  齐欣彤见她走近自己,挣扎得更加厉害。
  可惜,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挣脱得了那么人高马大的几个壮汉的束缚?
  齐安然凑近她听了一会,拧了拧眉,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寒声道:“别乱动。”
  齐欣彤被她这一眼吓了一跳,还真就不动了,虽然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却是已经足够了。
  在齐欣彤愈发气恼的挣扎起来之前,齐安然的眉峰先一步舒展了下来,叹息道:“没错,炸弹就在她的上,口的这个位置。”
  齐安然抬手指着齐欣彤左口心脏的部位,让在场的所有人俱是一愣。
  霍亦臻率先反应过来,他对自家媳妇儿的判断向来深信不疑,要知道当年他媳妇儿就是通过这异于常人的敏感听力才得以从那一刻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之下将他解救出来,救了他一条命。
  在这之前,齐安然之所以没能觉察到齐欣彤上的那颗炸弹,有可能是因为在那之前炸弹并未启动,处于休眠状态,影响了她的判断。
  也有可能是因为两人之前虽然有过接触,但是接触时相距都比较远,再加上齐欣彤的这枚炸弹与她心脏的位置距离较近,心跳的频率也一定程度起到了干扰作用。
  但不管怎么说,齐安然现在是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这颗炸弹的存在,心也因此放下又提起。
  “真的在她上?”白轩郁听到齐安然这么说也是一惊,看向齐欣彤的目光满含探究与冷厉。
  齐欣彤只觉得四面八方投过来的目光危险而可怕,当下吓得生生打了个哆嗦,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战战兢兢道:“你们说什么?什么炸弹?什么齐小姐,我一句也听不懂。我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就算你们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也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放开我,快放开我!”
  “你听不懂?”齐安然听着齐欣彤的叫嚣,唇角微扬,轻笑道,“你既然不懂,我就跟你解释解释。我刚刚那些话的意思就是,在你的这里……”
  齐安然指了指齐欣彤左心口的位置:“有一颗炸弹,一颗随时可以把你炸成碎片,尸骨无存的炸弹。现在,我们要把它取出来,你最好配合我们,不然的话,几个小时之后,炸弹一引爆,你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齐欣彤被齐安然这话吓得够呛,但很快她便回过味来,认为齐安然说的这些根本就不是真的。
  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知道了自己的份,想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害死自己罢了。
  认定这一点后,齐欣彤看向齐安然的目光越发怨毒了起来:“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我不信,我一句话也不信!”
  “你信不信有什么要紧?没人会在意。你仔细想想,这一年多一来,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跟以前不大一样?你自己的体被人动过什么手脚就一点都没感觉吗?”
  齐欣彤听到齐安然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惨白一片。
  她终于忆起当初在晏爻专门给她安排的医院内进行整容手术的时候,晏爻的人曾经告诉过她,真正的白亦纾心口靠肩膀的位置有一块胎记,她的亲戚以及关系比较要好的朋友都知道。
  既然要顶替这个人,那就装得像一点,不只是样貌,格,乃至她上的每一个特征最好都完美复制过去。
  就因为这个,她的左口靠上一点的位置确实多了一块有些异样的伤疤。
  在这之前她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如今被齐安然这么一提,她心里没底了。
  齐安然一见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心里估计已经有数了,也没再搭理她,转头冲白轩郁二人道:“麻烦贺元帅跟白叔叔尽快联系帝都最好的心脏科医生还有一些比较权威的临手术医生过来帮忙。”
  白轩郁眉头微蹙:“你想做什么?”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搞清楚炸弹的结构,看看怎么把它取出来,让它停下来。”
  “这太危险了。”齐安然话音刚落,霍亦臻便先一步开口拒绝道,“谁知道它会不会在拆卸过程中出现什么岔子?”
  “就是。”一直以来都没怎么发表意见的白如卿也是难得的附和了霍亦臻的话语,不甚赞同道,“你说的那种况变数太大了,就不能让人把这女人直接送到空中,这样的话即便爆炸,应该不会造成太大伤亡才是。”
  白如卿说这话的时候还冷冷的瞥了齐欣彤一眼,显然对这个因为一己私便私通他国,通敌叛国的女人很是反感。
  恨不得她现在就跟着那个炸弹灰飞烟灭了最好,省得连累无辜人陪她一块死。
  齐欣彤这会也已经缓过劲来了,听着几人的话也明白了齐安然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她的上确实有颗炸弹,随时可能爆炸把自己炸得血模糊,死无葬之地。
  意识到这一点,齐欣彤的腿都软了,哪还管自己之前跟齐安然有过什么恩怨,声泪俱下的冲着齐安然求救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救救我,救救我,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
  齐安然不是圣母,可以的话她根本不想管眼前之人的死活,齐欣彤有今天,很大原因根本就是她自个儿作的。
  可她可以不管齐欣彤的死活,却不能不管帝都千千万万人的死活。
  听着齐欣彤的求救她有些不耐烦的吼了一句:“不想死就老实点,闭嘴!”
  齐欣彤的叫喊声戛然而止,齐安然也终于得以同白轩郁几人继续商量后续的事宜。
  “不行,把她送上高空会造成挤压,炸弹已经启动,任何一点意外都可能提前引爆它,我们不能冒这样的险。”
  “那送到海内呢?”
  “帝都在内陆,现在哪怕是用最快的交通方式也需要**个小时才能把她送到海边,炸弹在路上可能就……”
  “那就只剩下安然刚刚说的那一个办法了。”
  几人当机立断:“尽快联系医生们以最快速度赶过来。”
  好在,之前因为担心事态恶化,军部也是早早的就已经将帝都的那些比较有能力的医生护士全都召集了起来,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重大伤亡。
  大概一刻钟的功夫,议会跟军部的人便带着齐安然等人需要的助手过来了。
  这个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了午夜十二点,这就意味着留给齐安然等人的时间只有二到四个小时。
  时间非常紧迫,几人也不敢耽搁,迅速将齐欣彤推进了手术室。
  齐安然自然是要跟着进去的,霍亦臻也想跟进去,却被齐安然拦住。
  “我跟他们进去,瑾珩要的话也跟我一块进去。至于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尽快疏散一下这附近的群众,让他们退到安全的区域。必要时,你们也离开吧。”
  齐安然这话可以说是已经设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在场诸人的心不都有些沉重,霍亦臻更是铁青着一张脸,想要继续坚持。
  齐安然好似看出了他心中所想,迎视着他的目光一字一顿道:“相信我,帮我保护好爷爷他们。”
  霍亦臻浑一震,抿了抿唇,有些痛恨自己此刻的无力:“那你也要答应我,平安回来。”
  “嗯。”齐安然说着主动探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随即头也不回的转跑进了手术室内。
  霍亦臻就这么目送着她离开,直至手术室的门彻底关上方才紧了紧垂着的双手,转离开,去做自己该做且能做的事。
  --上拉加载下一章s-->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友情链接: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网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苹果彩票www.gdfsxk.com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